小心草丛呐!

阴阳师鬼灯区,云梦江澄江宗主。

今天买了玫瑰杖抱了小姐姐~

光阴(完)

匆匆完结
下篇确定灯独
剧情粗糙见谅



    1.
    警局破例给他们放了三天假,第四天时茨木见到了夜叉,一个让人一言难尽的男人。

        第五天他们赶到了港口与荒川汇合,布下了天罗地网,然后第六天做最后的休整。
这个任务很简单却很重要,所以不能失败。
         
        分别前青行灯亲了妖刀一口说等他回来,茨木看了看酒吞的侧脸有些蠢蠢欲动。

            荒川又叮嘱了他们一番,和青行灯一起上了远程支援的直升机,不得不说他们的狙击技术连酒吞都佩服。

            小队五人站在码头角落的阴影中伺机而动。离船只经过还有一个小时,夜叉一边翻看资料一边解衬衫扣子。
         “源赖光?爷听说过他。”
         “嗯?”酒吞检查着枪支的情况抽空回他一句。

          “啊,我也知道哦~”般若点点下巴“不过我对这家伙可没什么好印象呢。”
            “是啊,阴损狠辣,爷接手了不少关于他的案子。”

            夜叉龇牙咧嘴的擦着他那把形状奇怪的爱枪。

             茨木一反常态的呆在他身边装填子弹,酒吞抬手揉了揉他的头。

         “怎么了茨木,听他们说的害怕了?”
         “不是这样的挚友,我的手……”
           “是吗,是这样啊。”

   酒吞懊恼的啧了一声低头看看手表。

            “三十分钟后,本大爷帮你打爆他。”



             最后十分钟。
      
          妖刀收起了与青行灯聊天的手机示意他们进入状态。


          炎炎烈日下,一艘货轮缓缓驶入码头。一箱箱货物被运了下来,不过这些都不归酒吞管,货物自会被包围港口的晴明等人接收。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源赖光。

          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把这个中年男人围在了中间,神色紧张的护着他快步走出货轮。

             确定他们不会靠近人群后,枪响了。
        开枪的是妖刀,其实他更擅长刀法,但他需要一个突破口。

             无论是近身还是远程,五人都超过对面太多,一番混战下来(不擅长打戏就这么办吧),保镖所剩无几,趁着他们纠缠的当口,源赖光这个老狐狸逃离了战局。
             
            酒吞眼尖的看见了,解决挡路的人踏上一旁的木箱借力起跳一脚踹倒了他。这个中年男人似是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表情惊恐的拔出枪指向酒吞。
            但他的情绪影响了他的准头,子弹擦破了酒吞的耳畔,细小的血丝渗了出来。

         酒吞挥手打飞了他的枪,把他摁在地上一拳一拳揍的鼻青脸肿。

          青行灯狙击枪的红点清晰的指着源赖光的太阳穴,酒吞从他身上站起来俯视着他。

          可能是垂死挣扎也可能是死神的恐吓唤醒了败狗的意识,所有事情都发生在一刹那。
            酒吞从源赖光浑浊的眼珠里看见自己惊讶的表情。
在他暴起用小刀划破酒吞喉咙的同时,青行灯的子弹也贯穿了他的太阳穴,源赖光表情狰狞又带着得意的浸没在他自己的血液中。

           从头到尾他只说了一句话:“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吧。能活到现在真是辛苦你了,嘿嘿嘿。”




          (原文)在倒下的过程中,酒吞感到周围很安静,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他看到了天空,他想起小时候,那时他大概只有8岁,他一个人坐在河边,烦躁的扔着小石子,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石子才纷纷落地。

End.
















































你还在看什么,已经结束了哦?














































真的没有啦。





























 










          “挚友!挚友!醒醒挚友!”

     谁……?大早上的来烦本大爷,不要命了吗……?茨木怎么没把他赶走?
         等等……茨木?!

     酒吞猛的睁开了眼睛,茨木靠的极近又表情焦急的脸吓了他一跳。

          酒吞的意识慢慢回拢,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比如自己站在鬼族巅峰的身影,比如白发鬼将为复活他奔波的艰辛,又比如……安稳平淡的现今。

         “挚友怎么了?方才吾进来叫你起床时怎么都没有反应,吾还以为……”茨木痛苦的低下头捏紧了鬼手。

         “本大爷没事,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只是被梦魇住了而已。”

          “梦?是那只猪干的吗?吾这就把他抓来炖汤!对了挚友,那是个什么样的梦?”

                  茨木好奇询问。

            “啊……不用了,本大爷大概知道不是它干的。”

           酒吞透过茨木打开的纸门看见了外面安静飘落的樱花。

       
              “那个梦是……什么来着?”



真End.

光阴

接3?
(你他妈写的什么jb玩意)
开始放飞自我
再见×


4.
      人没变,店没变,区别是目的不同,车不同。
  
     对于茨木兴奋的眼神和比以往更加夸张的话语,酒吞没有如往常般嫌弃,只是一笑而过。

      酒过三巡,茨木的劲头有点减弱,受难多时的耳朵终于能休息会,差不多要进入正题了。

          酒吞靠着椅背点了根烟,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玩意,但现在他需要冷静。

“喂……茨木,当时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嗯?哪里?”
          茨木放下酒杯茫然的睁大眼睛。

          “像你这样的富二代,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传销窝点?”酒吞顿了顿“还说出要到警局和我以一起工作的话,同本大爷开玩笑么?”

  
            空气沉默了许久。

     在他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对面的人开口了。
“我说那个传销组织的头头走私,你信吗?”

酒吞莫名松了口气,他下意识觉得茨木不可能骗自己。

“你自己知道的?”
“他截了老头子的货,老头子让我来处理下……”年轻人有点忐忑不安。
      
              “挚友我不是故意不说出来的,我怕说出来就不能呆在你身边了。”
           酒吞好笑的看着这只垂头丧气的大型犬,伸手揉乱了他柔软的白发。

           “我们的关系与我们的立场无关,而且据我所知,警方与你父亲的关系还不错。”
              大型犬立马眼神闪亮的摇头摆尾起来。
“有困难的话就来像我求助,我一定帮你。”

             所以这就是他一大早在警局见到茨木的理由吗?!

           “咳咳,吞啊,你怎么不告诉阿爸一声,你和茨木先生关系那么好,好到他连走私案的线索都告诉你了。”

             晴明幽灵一样从后面拍上他的肩膀,酒吞吓的困意全无。
              “……什么走私案?”

          笑容如狐狸般的男人眼神怜爱的看看他。
“醒醒,吞,新的案子下来了。”

               “嘛,就是这样,由上次的传销头头的口供以及这位茨木同学提供的线索,我们要去抓出逃的走私团伙啦~” 
        青行灯单手撑着桌子,点点印出来的任务通知。(注意这里的性转灯哥)
          妖刀沉默的点点头(也是性转刀哥)抬手替他把散乱下来的发丝别在耳后。
             “我们?”般若眼神无辜的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对,我们,似乎是因为这次牵扯的东西不大上的了台面,知道的人少些好。”青行灯理理桌上的资料,压低了声音“上面不想破坏目前的平衡。”

           酒吞的心情毫无波澜甚至想喝酒。
看了一眼乖乖坐在自己身边的茨木,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

          “关于这次的人员部署,我当然还是情报和远距离支援,家刀和你们一起当前锋。要好好表现哦~”
青行灯笑嘻嘻的扑向了安静坐着的妖刀,妖刀则张开双臂接住了他。

         “啊对了,茨木小同学也和他们一起吧,酒吞般若和夜叉会保护你的,虽然我觉得你并不需要保护就对了。”
          “行动日期是一周后,我们在一周之内赶到荒川管理的港口,他们会从那里经过。”







下次完结
该说的和前面一样
下篇灯独2600+已写完
下下篇晴博已开写

光阴

3.
      酒吞也有车,不过是别克,他毕竟喜欢摩托,车库里至少三分之二都给了钟爱的鬼葫芦和护理用品。
     如果不是不允许骑摩托车上班,说不定天天都能在警局门口捕捉到酒吞风驰电掣的身影。
       
      迈巴赫载着他去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烧烤店,不得不说酒吞除了酒外也挺喜欢这个。

         茨木点了两瓶酒开了其中一瓶给他满上,酒吞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有所企图了,毕竟这么对只不过是共患难一次的陌生人,也太好了点,但看这热忱真切的态度和傻兮兮的言论又不像。

          一顿夜宵吃的相当满意,要是没有茨木一直说话就更好了,酒吞想。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吧!”
           “挚友的身姿真是矫健无比,那么危急的情况下还能化险为夷!”

           “等等,本大爷什么时候成为你的挚友了?”
      酒吞头疼的捂着一边耳朵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诶?”茨木呆了一瞬。
        “挚友给了我联系方式还答应我出来吃夜宵,难道这样还不算吗?”
这个回答听起来真是天真单纯又合乎情理,但原来他的友谊这么廉价吗?
           酒吞想起初见他时那双冰冷傲然的金眸。

       “喂,茨木。为什么这么执着要本大爷做你的朋友呢?”酒吞看着远处大桥朦胧的车流灯光抿了口酒。
  
            “是挚友!为什么……?”茨木露出有点困惑的表情“一定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挚友很强大,我深深地为之折服。”
       对面人像对君王行礼般低下了头,然后抬头望进了酒吞略带惊讶的眼眸中。

     酒吞忽然就笑了,没有嘲讽没有不信任。
那是快意的笑声,就仿佛是为终于找到亲密之人而欣喜。
          “哈哈哈,你小子不错嘛,要不以后就来警局跟着本大爷做事?”
          茨木兴奋的握住了酒吞的手“真的可以吗?。与挚友一起工作?!”

         “对,前提是你有相应的素质。”
酒吞揉了揉茨木毛茸茸的头顶,像大型犬一样,傻的可爱。

   
         酒吞是这样想的,至少在耿直的汉子源博雅把资料拍到他桌子上前是这样。

         “嗯,就是上次协助你完全任务的那个,他看起来挺普通的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博雅摸摸下巴自顾自思考着,丝毫没注意酒吞的小动作。

           茨木是富二代,酒吞当然已经知道了。

比起博雅,他的心情更加复杂些,如果没有夜宵的经历,恐怕此时也只会想着这个人生赢家出现在那个地方的目的。

         但他和茨木一起喝过酒,喝酒能知道一个人的器量,他认可了茨木。

         既然认可了,说话就不应该拐弯抹角。
(看的人太少加快剧情准备完结)

           酒吞第一次打了茨木的电话,把他喊出来吃晚饭。
出门前他从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看似平淡无奇的眼神,那里面藏着只有他能发现的恶鬼。



手写共五篇
字数4500+
前文点头像


光阴

接光阴1
思绪混乱的产物
十宗罪前传向


2. 白发的年轻人并不应答,冷淡的回头看着他,酒吞注意到他有双金色的眼睛,还挺好看。
        “你要不要跟本大爷离开这里。”酒吞微微抬头,傲然的回看。
          他在赌,赌他面前这个人不是普通人赌他不会告发自己。
        果然茨木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带着惊讶与审视,不信任的开口:“你不是他们的人?离开这里,怎么离开?”
          手机一早就被收了,但晴明回复他的行动计划却牢牢的刻在他脑子里(还记得酒吞进来前发的短信吗)
     
           大致的讲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和计划内容,茨木显得有些兴奋:“你居然是个警察!”
          酒吞揉揉额角不知道该说他到底有没有听懂还是思考一个人怎么能态度变化的这么快,之前还以为他是个精英来着。

           一入夜,酒吞就站在窗前观望,一辆出租车披着夜色出现在居民区门口,闪烁了两下车灯。
           行动开始。
         茨木率先打开房门走出去,装做情绪激动的大声质问这里是不是传销组织。
           本来这应当是酒吞的任务,但有现成的劳力,干嘛不用。
             在一干成员满脸堆笑的过去安抚茨木的档口,酒吞冷笑一声冲上去撂倒一片没有防备的人,其实他并不喜欢晴明的计划,婆婆妈妈的,不如直接打出去实在。
越来越多的人涌过来想制住他们,酒吞怕茨木受不住就往他那里看了一眼。

   
             茨木是说了他会打架,但没想到这么牛逼,放x者荣耀里肯定是一挑五的狠角色,围着他的人比酒吞少些,茨木三两下就把他们都打的躺在地上哭爹喊娘了。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发现酒吞的看过来激动的开口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酒吞一时间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只能一边应付涌上来的人群一边高喊:“有什么话任务完成再说!”
         嘈乱的打斗声,辱骂声盖过了窗外希望的响动,警车包围了这个居民区,这个病毒和罪恶的源头。

             这起特大传销案伴着酒吞和茨木的名字登上了报纸。

           酒吞以为事情结束就不用见到这个奇怪的青年,但显然不是这样。
         “挚友!终于又见到你了!”某百米双眼闪亮的奋力挥舞着他仅剩的手臂。鬼知道为什么他早餐一进警局就能看见茨木。吓的他哈欠都不打了好吗!?
        说起奇怪,是上次事件的后续……

            分局长源博雅吊儿郎当的吹了声口哨,把茨木的资料拍在酒吞的办公桌上。
            “英俊多金的富二代,残疾人拳击大赛冠军,大江山大学有名的高材生……嚯还是你学弟呢,这些只是查的到的,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酒吞偷偷摸摸喝了点酒,心虚的藏着酒瓶“哈?谁?茨木?”

           茨木之前热切的问酒吞要了好几次电话号码,起初酒吞觉得这举动跟小女生似得就没答应,后来烦着了索性给了他一了百了。
         本以为他只是象征性的拿了一个联系方式,但后来才发现这个想法真是太甜了。不知道茨木哪里得来了他们警局上下班和值日的时间表,头一天晚上就被打电话告知对面的人正在来请他吃夜宵的路上,开车来的,还有两公里。

     酒吞果断的拒绝然后挂了电话低下头看看手表。
      转身打开衣柜换了身衣服重新扎了扎头发。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五分钟后看见楼下停着的迈巴赫和笑容闪亮的傻茨恍然大悟。



未完缘更
结局已经手写在本子上了
但是中间还没结束

           

光阴

茨酒(吞独?)
不确定be还是he
十宗罪前传向(阅后抽风而已)

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就是那个灭门惨案的幸存者。
酒吞童子13岁就具备了成为警察的资格。
酒吞童子18岁时已经有了鬼王称号。


酒吞有丰富的想象力和行动力,从小就看的出来。
    酒吞会在与其他小盆友玩耍时突然看向远处破旧的垃圾箱说“这里可以藏下一个人”
       久而久之,没有小盆友愿意和他玩了,他就学会了打架,在长大中打架,在打架中成长。打着打着,打遍了丹波大江山所有不服帖的人,打出了鬼王的名号。
 
         安培晴明局长看了他的资料感叹道:“一个强大又矛盾的男人。”
          酒吞上任的第一年就破获了多起让警察局头疼的案件。最好的业绩是一起特大传销案,牵扯几百人在其中。
           那次他好巧不巧的在街上碰到了童年认识的玩伴,酒吞只模模糊糊记得这么个人,却连他名字也记不得了。对方热情的拉着他走,一路唾沫乱飞的介绍着他们公司有多么多么好。
           起初酒吞不耐烦的皱眉,恶狠狠的说:“本大爷没兴趣!”但听到4000赚400万的时候,心里就有点明白。哦豁,这怕是个传销组织。
      
           那人带着他停在了一片居民楼前面,酒吞抬头打量了一下然后低头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酒吞一进去就受到了热情欢迎,无奈在这里的人是他而不是别人。老人们呼喊的口号,热切的笑容,做的动作和幼稚的游戏,只会让他厌烦。
            酒吞觉得他们的举动像神经病,还是弱智的那种。
             晚上睡觉,男的一个屋,女的一个屋,都是呈一字型排开的大地铺。因为酒吞是新人待遇好些,一个人一间屋。
              快要熄灯的时候又领进来一个人,白白的长发晃的酒吞眼睛疼。暗暗吐槽一下现在这年代还留长发,这新人和酒吞被安排在了一起,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对面白发的男人淡淡的说了声他要睡觉了,低沉的男声传到酒吞而中不由让他多看了这个男人几眼。
             不过还是嗤笑了一声,两人扯了被子在床铺上对峙。
             这时蒙蒙的月光透了进来,酒吞眯了眯眼睛,发现他居然只有一只手。噢,一个残疾人能有这么大力气。
             那人也不和他僵持太久,随意躺下睡了,出于莫名的歉意与礼貌我们尊老爱幼×的鬼王给他盖了被子。

              第二天早晨起床时,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穿好衣服走出去看见他和昨天领自己进来的人一起吃早餐。酒吞凑过去看了看,清可见底的粥汤,虽然本就没打算吃,但这样真是让他一点进食的欲望都没有了。
              那个所谓的童年玩伴说要带酒吞出去走走,一路上酒吞都心不在焉的听着,时不时应付两声,双眼清明的打量着地形,计算好离开的路线。

不知道为什么酒吞总觉得那个独臂的年轻人不简单,从旁边喋喋不休的路人甲口中打听到了他的名字。
  “茨木。”

未完
有存稿

yys语c自戏,兽人paro,决京皮。

角色【蓝喉太阳鸟】青行灯/子夜华灯/性转
入戏角色【雪豹】茨木童子/青竹白雪
一句话提及群cp【德牧】酒吞童子/觉醒

1.
你安静的坐在走廊上,樱花寂然无声的飘落在你肩膀,你也不佛去,只是淡然的坐着看着。
风穿过时间仿佛静止的庭院,穿过你点缀云彩的袖间,穿过你银白色的发隙,毫不停留的离开了。
早春的风还是有些许凉意呢。你闭了闭眼睛将飘扬的发丝尽数别在耳后,心里默默的想着,是否有些孤寂了呢?
尽管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强大,俊美,招招手就有无数人争先恐后的陪伴,却又无可奈何的明白自己想要的不是这些。
你想要什么?你也不知道,你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坐在空幽无人的庭院赏孤独的樱。
从日头初生到日暮西下,从细细微风到绵绵春雨,看遍花开花败,等过春去秋来。
银发红眸,盛装端坐的男子呵。你听见有人在你耳畔笑语,古老的樱花树轻晃枝干。莫要在此等待了呵。你伴它多时,它今日以劝诫报恩。
为何?微微抬头不解,你还是那般坐着,还是等着,老樱花树却只是笑了笑不再回话,苍老怜悯的笑声在庭院回荡,惹你心烦。
为何?你低头若有所思。/



2.
你自认化形多年,游遍千山万水,阅过喜怒哀乐人情冷暖,上达云端下至冥殿,于人交际更是手到擒来。但就是这样的你,被眼前这个气鼓鼓盯着你的幼崽难住了。
是的,气鼓鼓,盯着你,的幼崽。嚯,还是只雪豹,毛皮鲜亮,四肢有力,就是太凶,嗯,萌凶萌凶的。
你摸摸下巴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今日路过此地被他视做抢地盘的绊住了脚。
尽管原型上你较为弱势但对方只是幼崽而且你今日维持着人形,用了些小手段将他击倒便想走。
谁料他不依不饶的追上来,似看出自己的漫不经心,以为你是在戏弄他,朝你张牙舞爪的嚎。
你只好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了一番,小小的雪豹不时甩甩头,用脚爪抓抓地面,看起来并没有听进去多少。
你苦恼的揉揉额头思考怎么才能继续自己的旅程,或许是在时间缝隙端坐的那段日子凝固了你的思维,你的脑子里现在一片空白,就连这场所谓的旅行,其实也只是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
思索了一下蹲下身和这只幼崽平视,问他能不能让你暂住此地。
幼崽嚎了一声告诉你需要用每月一坛好酒来交换。酒?你很好奇他一只幼崽为什么会要这种东西,但也不方便多问,提来一壶竹叶青放在他面前。
小豹子扬着头领你住下了,并告诉你不要轻易靠近他居住的地方。
但你怎么可能会听他的呢,当日夜晚,你就潜了进去,在拉开房门的一刹那,对上了一双承载星辰与威严的双眸。
啊,原来他在这里吗?/

宣群
后台群号:486290934
群里是大江山的天下灯哥表示很恐慌。
群名:后台‖动物世界

世界观设定(群主傻茨写的)
在平安京外的森林与大山上,甚至是河流中住着许多兽人。与人类不同,兽人们拥有部分生物的肢体,同时也有用变成动物形态的能力。
就像是真正动物一般,他们会成群居住。比起人性,本能的弱肉强食在此处更为适用。然而食草动物互相团结,避免被狩猎也是不错的选择。

上面说的,可能看着没什么感触吧。那大家就当是森林里的小伙伴凶残版好了!

“老大老大!隔壁黑夜山的又来我们地盘抓兔子啦!”
“干!他们山头是没吃的还是怎么样!?怎么又来!”
“听说是谁家娶媳妇请的兽人太多,为了生物链不被破坏所以来这里抓点…老大你不是之前收到请帖了吗?”
“……”

占tag抱歉
end

纵使相逢应不识(薛晓原著向,ooc永远陪伴我)

cp薛晓
BE向注意(我好像没写过HE吧)
注意!剧情我都忘的差不多了。
一贯的套路,
现在↓

薛洋想过,
要是晓星尘当初不救自己就好了。
因为那样,自己就不会承受如此的痛苦,嗯,都怪道长那个笨蛋。

   
如果时光倒转,晓星尘也不后悔救了他。
走在乡间小路,无意一脚踩中他就注定他们要纠缠一世了,
不,也可能是更早,早到薛洋毁去子琛双目,烧他道观;早到晓星尘将薛洋绑上金陵台,薛洋狠狠的看着他,说
“道长,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那条小路,使他们确实再次相见了。

薛洋醒过来时浑身都痛的动弹不得,被裹的严严实实躺在义庄唯一的床上,
身边的人似是察觉到他醒了,温温柔柔的端来一碗水扶他起身,
“你醒啦?不要乱动,你伤的很重。”

晓星尘,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到你。
薛洋有点惊讶,眼睛微微睁大,但很快嘴角又露出了他一贯的笑容,
既然遇见了,那就算算账吧。就是不知自己是否会被发现,到时候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怕是要一命归西。
 

动作僵硬的小口啜饮着温水,张了张嘴
“多谢道长救命之恩。”
话一出口,薛洋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嗓子哑的,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
“不知道长是在何处发现我的?”
晓星尘的神色不变,笑了笑像是没发现眼前的人是毁他好友心血,使他自剜双目的罪魁祸首。

薛洋这下彻底放心了,一个瞎子,看不见,又听不出自己的声音,看来上天都在帮他。

正想问更多,却被突然破门而入的小姑娘打断,
“道长道长,我回来啦!”



写完才发现,自己已经全然不记得剧情了。
唉……又和对象闹别扭了,就这么多吧暂时。

狐来(妲己性转,私设多的不想说话)上

      夜是孤冷。
妲己不是第一次知道了,在庄周的梦境里,只有冷冷的寒夜陪伴他。
    被困了多久,他已经记不清了。起初他很不甘心的挣扎过,但终究失败了,作为一个人偶,妲己奇迹般的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或许比起人偶,他更像是青丘的狐族,浅黄色的(好像是这个颜色?)双耳和尾巴,狐族特有的魅惑术和绝世的容颜。
           真想出去看看现在外面是什么样子了。
但是不可能,妲己自嘲般的笑了笑,除非有哪个傻缺闯进来,他倒可以乘机逃走。

“嗯?”身后传来细碎的响声,像是有人踩过树叶,妲己抖了抖耳朵看过去,什么都没有。
错觉吧,怎么可能有人进的来呢?
他回过头,却被突然出现在眼前放大的脸给吓了一跳。

吓了他一跳的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蓝紫色的眼中闪烁着感兴趣的光芒。“狐族?”陌生男人慢条斯理的开口,“我以为狐族只剩我了呢。”

“……你怎么进来的?我并不是狐族,我只是一个人偶,。”妲己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需要冷静,这是梦这是梦,他不是活梦里吗。

“你好奇怪,正常人一般第一句话应该问,你是谁才对吗?”
           “那好……你是谁。”
“李白,剑仙的李白。”狐白恶心帅的一撩头发朝他眨了眨眼。妲己已经失去和他聊天的兴趣了,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个鬼东西,他要自由!在这个叫李白的人进来的地方一定会有裂缝,可以出去了!
别看他被困在这里,但他已经可以去到这个梦境的然后地方了,这也算是贤者给他的一个补偿吧。

他才不要永远做他们是人偶,任务啊纣王啊都不存在的,管他去死。

你还真是一分钟都停不下来,朝我做个表情我也抓拍不到(颓废)